Tag Archives: 诸葛亮

诸葛亮戒子篇

夜读南怀瑾——诸葛亮的《戒子篇》。提到原文: 夫君子之行:静以修身,俭以养德。非澹泊无以明志,非宁静无以致远。夫学须静也,才须学也。非学无以广才,非静无以成学。慆慢则不能研精,险躁则不能理性。年随时驰,意随日去,遂成枯落,多不接世。悲守穷庐,将复何及! Google “诸葛亮、戒子篇”,亦有作《诫子书》等。内容矣略有异,如“澹泊”或“淡泊”,“慆慢”或“淫慢”,“研精”或“励精”,“理性”或“志性”,“意随”或“志随”等。 孔明此文甚好,但到底原文如何,众说纷纭。每读古文佳作,时常发现版本纷杂,很感困惑。 逡巡网络间,偶得一文解此篇:http://www.dfg.cn/gb/chtwh/tmyz/1-jieziwen.htm “我们也常觉得身心疲惫、很烦闷,这是少「定」现象,也常听说:「我就是定不下来,怎么办?」「孩子太好动了,如何治?」这都是现代人最普遍的烦恼。欲伏「烦躁心」,使身心宁静的方法,最简易的莫过于老祖宗所留下来的--「书法」。因为,字要写好,非得专心去分析布局、架构不可,而如何安排才会协调,总要透过思考,字才能四平八稳写得美、舒展得流畅。所以,我们看古时候童子在四、五岁就开始教他写字,是很有道理的!因为扎根要越早越好。 一位资深书法老师说:「他习字四十余年,得益于书法「定」的功夫很多,最小的学生四足岁,一样可以定在那儿写一、二个小时,多的还可以一天练五、六个小时;年纪大的也有七十余岁的老人,也是写得不亦乐乎!因为,老人家希望能把自己最得意的作品,留给子孙作最后的纪念,所以进步神速,天天写得很起劲,而且身体越来越好,子女也乐见父亲晚年依旧活得这么快乐自在。故书法不分老少,都可学习。惟切忌求比赛、争名次;因为,艺术是很主观的,它最主要的是让我们从中学习『安定、思考、体会』的功夫,是练『定力』的好方法。如果嫌书法麻烦,练硬笔字、抄段励志小文─「菜根谭」或「格言联璧」之类也很容易摄心,因为随文入观,体悟道理,霎那间就挥别烦恼!许多压力重的朋友用此方法,的确得到纾缓,只可惜书法教育没落了,是现代人极大的损失!」 的确,若能藉写字的道理,应用在日常生活当中,得益必大;尤其是课业上、事业上。毕竟心不定,思绪纷杂是难以成事的。大人、小孩都一样,千万不要有「游戏中学习」的观念;因为,「勤有功,戏无益」,任何学问都只有一个「定」字能契入,一门深修才能成就。若自幼就博学、杂学,最后得到的不仅是「通通不会」,还易换来「傲慢」与「恃才傲物」的危险!因为,同侪(同辈)间别人都不会,只有他会,就易助长其傲慢心;此心若起,就障碍了一切学习之门,故无论是个人或为人父母者,我们不能不防范、正视这个问题! ” 于我心有戚戚焉! 书法,须定也,先静而定,然后有所得;博杂有益,然易致浮滑恃傲之心,谨记之!
Posted in 笔记 | Tagged | 1 Comment